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老实人的婚姻

[复制链接]
责任编辑 发表于 2021-1-22 11:00:53 [显示全部楼层]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1813
张实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口中所说的那种老实人。张实去过很多省打工,三十多岁,长得也不错,就是因为太老实了,还打着光棍,成了村里人饭后茶余讨论的对象,父母脸上也没有光。其实,张实二十多岁的时候,他的父母帮他找了两个女孩。第一个女孩叫霐霐,打扮得很时髦,长得很漂亮,性格也比较开朗,与张实老实不爱说话的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
   霐霐的父母很重视这次相亲,特地带着霐霐从大老远赶过来,张实的父母看见眼前这漂亮开朗的霐霐,欢喜得不得了,赶忙叫了他们的二女把弟弟从地里叫回来。两人见面了,霐霐看见张实英俊的脸,颇为喜欢,悄悄的跟父母说了,她很满意。两方的父母都以为他们能成,于是单独给他们俩安排了一间房间。老实害羞的张实用看电视来掩饰自己的紧张不安,一旁的霐霐见张实没有说话,就主动聊起了话题,‘多大了呀!,‘在哪里工作呀!’‘有什么兴趣爱好呀!’等等。一般的男生,面对这样的情形,定会接过话题,打开话匣子,消除女生的尴尬感。但是,对于老实巴交的张实来说,这样和陌生的女子近距离的交流简直要了他的命,伴着一阵阵通红的脸,生硬的回答完了霐霐的问题。房间除了电视的声音就再也没了别的声音,霐霐以为张实没有看上自己。急着出去拉着爸妈要走了,张实的爸妈再三的让他们留下来把中午饭吃了再走,可是霐霐执意要走。
    张实对于真正不喜欢的女孩,他会选择根本不见面。和霐霐彻底黄了以后。张实的爸妈觉着漂亮的不靠谱,通过媒人的介绍找了一个丑的,眼睛还有斜视,和人谈话的时候,眼睛总是不在点上。一遇到这种事,张实会听他二姐的话,不是在地里,就是在其他的地方。他的二姐会先帮他探一下女孩的情况,如果好,就让他回来,如果差,就继续让他躲在外面,等女孩走了再回来。
   二姐探好情况后就跑去跟张实说,让他千万别回去,这次的这个女孩不仅长得丑,眼睛还有问题,有一条腿也是瘸的,要了这样的女孩,一辈子就完了。张实听了二姐的话,等到那女孩走了后,已经是下午了,回到家后,就被母教训了一顿。老实巴交的张实自然不会顶父母的嘴,站在一旁默默的听着父母的教训,他的二姐实在看不过了,“爸,妈,你们怎么想的,那样的女孩,长得丑就算了,脚也是瘸的,你们让弟弟娶了,是想让他被笑话一辈子吗?”张实的父母顿时安静了,其实,他们知道,娶这样的女孩是个弊端,可是眼见儿子都二十七了,村子里同龄的小伙子早都结婚了,他们急呀!
     这么多年了,张实还是一个人。张实经常在外边打工,对于村里人的嘲笑、讽刺,他自然是不知道,也不在乎。但是已经年迈的父母,成天要面对这些,心里还是受不了的。
  有一天,张实的母亲去赶集,在回来的路上,遇到了一个傻女人,与傻女人聊天的过程中得知,她死了男人被婆家赶出来了,娘家又不敢回去,只能到处流浪。张实的母亲怕是急坏了脑袋,她居然把这女人领回了家,还悄悄的给张父说:“养一段时间,让她给儿子做媳妇,反正她也没地方去。”老俩口以为捡到宝了,乐呵呵的。这傻女人,虽然脑袋不好使,但是赢在听话,张实的父母让她做什么她都会照做,因此很是让老俩口满意。
  过年了,张实从外省打工回来了。本来该是高高兴兴的,回到家后,他的父母跟他说把傻女留给他做媳妇,顿时如劈天响雷打在他头上,让他找不着方向。他没有反抗,因为他是父母眼中听话老实的孩子,他也没有直接答应,因为他内心是抵触的。就是他这样的态度,他的父母已经默认他答应了。
  过完年后,张实又出门去打工了。躲得远远的,让他暂时远离了家里那一档事,他以为他父母跟他说的婚事会因为时间和距离就此打住。他错了,真的错了。在他走后的没几天,他的父母就找了一个算命先生查了结婚日子,考虑到张实过年那段时间才会回来,于是把日子算到了下一年的正月初七。
   第二年很快如约而至,回到家中,张实才知道,他的父母包办了这一切,他要和傻女结婚,他逃不掉了,从小和他要好的二姐鼓励他拒绝,因为这是一辈子。他内心很矛盾,他内心是抗拒的,可是却不敢真的和父母抵抗。二姐看不过去了,“妈,爸,你们是不是要把三个人一辈子的幸福都毁了,你们才高兴,大姐是这样,我是这样,到了弟弟你们还是这样。”张母眼见说不过了,又开始了她的拿手好戏,拿出一瓶二锅头,就开始撒泼打滚:“我不活了,我死了算了,一把屎一把尿把你们养大,我还错了。”
“妈,你又是这样的把戏,当年我的婚姻,你也是这样,能不能不要这样幼稚”二女大声呵斥道,转身对弟弟说:“小实,不要听妈的,二姐的婚姻就是被妈毁的,你千万不要步二姐的后尘。”没用的,张实不敢真的反抗,他不能如二姐的意了,他也不敢如自己的意,他要让父母开心。
  正月初七,举办了婚礼,全村的人都来了。充满了“欢声笑语”。
  自从结婚后,张实听从了父母的话,不去外省了,在近地方找了一个工作。才结婚半年,他的父母就催着让他赶紧和傻女生孩子,好让他们抱上孙子。好长一段时间,张实和傻女都没有孩子。父母担心,听村子里的人说,夫妻二人迟迟不怀孕,有一方身体肯定有问题。张实的父母听了进去,撺掇张实和傻女到医院去检查身体,这一检查,不仅给张实重重的一击,更给他的父母也一击。张实患有无精症。辛辛苦苦的忙活一场,算是白忙活了。不过医生也给他们建议,可以拿精子库里的精子,不过这样你来傻女以后怀的孩子就不知道是谁的种了。张实的父母一时接受不了,也就作罢了。
   张实的父母多年的老朋友这时突然来到了他们的家,他是一个算命的。很多年前,他就给张实算过,算出他女人缘很浅,注定要打光棍。当时,张实的父母生了大气,跟他断绝往来好些年,如果不是这次他主动来求和,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来往了。
   算命先生得知张实已经结婚了,娶了一个傻女,就主动提出要帮他们算一下,张实的父亲不让算,张母悄悄跟张父说:“没关系,让他算,算得好咱们就听,算得不好,咱们就当耳边风,当初他还说咱儿子要打光棍,你看现在,咱儿子不也娶上媳妇了么。”张父点头,让算命先生算。老俩口把张实和傻女的生辰八字给了算命先生,瞅着他又是掐指,又是沉思的,又是摇头的。张父拍了算命先生一下:“怎么着,算出什么了。”
“大事不好了,你们家的儿媳妇是个犯七煞的命,必须要克死七个男人才算完事,现在让张实跟她分开,方可保平安,否则,不出三年,家破人亡”。张母一下子不开心了:“快滚吧!我们家不欢迎你。”“大姐,你听我一句劝,这是关乎人命的事,我不敢说假话。”无论算命先生如何磨破嘴皮子说,老俩口就是不听,强生生的把人赶走了。
  结婚第二年,村子里又开始“催张实生孩子了”,张实的父母是个好面子的人,他们自然不会对外人说自家儿子不能生育。老俩口硬着头皮带着傻女去医院做了手术怀了孕。这下子能堵上村里人的嘴了。
  第三年春节后,孩子诞生了,是个男孩,虽然不是张家的种,但是这事只有自己知道,他们还是“挺高兴的”。男孩一岁多的时候,这个家的不幸开始上演了。
  那是七月份的一个大热天,张实和傻女吃过早饭后就去后山的地窖拿红薯,拿到晌午也没回家,张母觉得不对劲,就去了后山上,看见傻女躺在张实的身上,张实僵硬的躺在地上,两手握住拳头,嘴唇发紫,吓坏了张母,赶紧边跑边吆喝着:“不得了,快来人呀!死人了,快来人呀!死人了。”旁边的住户听见了张母的求救声,赶紧跑到地窖把两人的身体拖上来。张父也赶过来了,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救儿子,而是背着傻女去了医院抢救,不幸的是,傻女在医院断了气,转头他又回来背儿子,可是儿子已经拖的时间太长了,也断了气。张实死的第二年正月里,他们家大女和大女婿过来逼老俩口把钱拿给他们修房子,因为失去儿子的痛加上年纪过大生气,气火攻了心,一下子晕死了过去。张母赶紧叫了村子里的人来帮忙,把张父送进了镇上的医院,因为镇上的医疗条件有限,医生提议改送市医院。
   张父知道自己不行了,他让张母打电话让二女和二外孙女来见他最后一面。二女很恨他根本就不想见他,二女婿实在不忍心,大年初四就去看了他,给他喂喂饭,帮他擦擦脸。大女一家听闻张父不行了,连夜赶过去,趁二女婿打水的时间,把张父身上的银行卡掏了过去,套出了密码,然后就悄悄溜走了。
   大年初四晚上,张父出现了回光返照的现象,二女婿以为是要好转了,就连忙打电话给张母和二女报喜,让他们不要担心。刚打完电话没多久,躺在病床上的张父眼睛转了一个圈后闭上了。二女婿给二女打了电话,说张父去了,二女哭了:“好气人,怎么会这样”,二孙女安慰着的妈妈不要哭,同时二女婿嘱咐先不要告诉张母。第二天,二女婿和大女婿带着张父的尸体去了火葬场,路上,大女婿偷了奸耍了滑,偷偷的溜走了,留下二女婿一人在火葬场领骨灰。领完骨灰后就回了张家,这下瞒不住了,张母知道了,开始痛苦,期间哭晕过去了几次,二女在旁边劝着,才算缓过来。
  那天晚上要守灵,二女婿和二女都很镇定,唯独大女一晚上浑身都在打颤,或许是因为她做了亏心事吧!丧事办完后,所有人都走了,只留下了张母和两岁的小孙子。头发凌乱的张母抱着小孙子站着后门口呆呆的往着远方……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官方微信
写手接单
我要征文
关注我们
意见
反馈